首页 八卦正文

本地知名作词人邢增华病逝 梁文福:她不希望朋友太难过

本地知名作词人邢增华病逝 梁文福:她不希望朋友太难过 巫启贤 梁文福 邢增华 黄宏墨 吴剑峰 第1张

本地知名作词人邢增华昨天早上病逝,得年59岁。据记者得知,邢增华是昨早6时15分左右在医院加护病房过世。据邢增华的友人透露,她上个月被诊断患上末期淋巴癌,这个星期一进入加护病房,昨早不幸过世。

邢增华活跃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她是在离开校园后开始写词,并在高中同学彭秀梅的介绍下认识许环良和巫启贤等新谣歌手。巫启贤后来签约飞鹰唱片,邢增华也到飞鹰在本地的公司当宣传,巫启贤问她有没有兴趣写歌,就这样,她成了巫启贤的御用写词人之一,最为人熟悉的作品是《你是我的唯一》,还有《路弯弯》《我真的要走了》《无言的爱》等。

随着巫启贤走出新马红到港台,邢增华的作品也受到海外制作人注意,之后写了张学友《一千个伤心的理由》和刘德华《心酸》《峰回路转》。邢增华的作品还有林俊杰《点一把火炬》《我还想她》,田劲《碎花如雨随风飞》,小松小柏《舞菌》等。


梁文福上个月得知好友患病,非常惊讶,也没料到好友病情急转而下。他说:“其实昨天我们就接到信息,医生说情况危急,心情一直很忐忑,但我们也不希望她辛苦。”

梁文福曾到医院探望邢增华,他说最后一次见到邢增华时,她心情挺好的。“她还跟我们说笑,也有胃口吃东西,我们的安慰是,记忆中的她是带着笑意的。”

邓宝翠:邢增华为人爽快

邓宝翠的纪录片《我们唱着的歌》不但访了邢增华谈音乐,纪录片中文片名的字体,也由邢增华所写。邓宝翠昨天接受联合早报的访问时说,邢增华的访问在2014年录制,拍摄了半天。她说邢增华为人很爽快:“有求必应。我们找她访问时,她很爽快地答应。” 邢增华出现在《我》的画面不多,抽烟的部分都剪了进去。所以看过此纪录片的人,对这个抽烟的女人留下印象。纪录片中出现的画面不多,但《我》后来推出的同名书就收录了邢增华的完整访问。 邓宝翠最后一次见到邢增华是好几个月前,当时黄宏墨夫妇与邢增华约见面,邓宝翠去凑热闹:“我们去吃了北京烤鸭。” 圣诞节过后,邓宝翠从邢增华一名好友口中听说她患癌:“邢增华很低调,不让人知道她生病。听说圣诞节之前送院。我原想要去探望她,但听说她一度心脏停止跳动,后来

邢增华和梁文福从新谣时期就认识,梁文福说:“她是我一直很欣赏的才女。她的创意、审美、文字,都很有质感。”两人都是作词人,没有在音乐作品上合作过,却以其他方式合作。梁文福2016年的专辑《我听到天开始亮了》,封面和内页是邢增华设计的,梁文福去年为华中百年庆写了新歌《钟声依旧》,MV由邢增华执导和拍摄。

梁文福也透露,他创作的“三行诗”,选图和排版都是邢增华负责的。他昨天在面簿以“三行诗”悼念好友,他说:“心情很复杂,因为是我第一次自己选图、设计。增华不希望朋友们太难过,所以我选了一张唯美的落恭弘=恭弘=叶 恭弘 恭弘图,让我们用美的印象记住她。”

黎沸挥:曾在朋友丧礼上碰面

巫启贤说太难过,不愿受访,但透过录音告诉记者:“1月1日知道她病了,原本11日要回来看她,但来不及了,非常难过。”

黎沸挥昨天早上得知邢增华过世,非常震惊,因为他并不知道邢增华患病住院。几个月前,他们还在一个朋友的丧礼上碰面,黎沸挥说:“她当时看起来好好的。”

黎沸挥、巫启贤、邢增华和陈佳明曾经一起租房子一起写歌,还把那个地方取名“不夜城”。那时候黎沸挥和巫启贤作曲,邢增华和陈佳明填词,四人合作无间。黎沸挥和邢增华第一次合作的歌曲是巫启贤的《再一次恋爱》,最后一次合作是以新谣为题材的电视剧《起飞》的插曲《静静看着你》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Allbet Gaming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