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八卦正文

我红因为我“不男不女” 现在的身体“我很舒服”

admin 八卦 2020-07-02 35 1 我很身体舒服


在网络上自称“Cheras金城武”的Flippy拥有帅气的脸孔,再加上健硕的身材,是许多女孩的“男友人选”,任谁都没有想到,Flippy原本是个女儿身。


我红因为我“不男不女” 现在的身体“我很舒服”  我很 身体 舒服 第1张

“13岁开始发育时,身上的女性特征开始慢慢出现,当时我觉得自己处在这个身体非常不舒服,每天在换衣的时候,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就会觉得很讨厌,有很强烈的感觉想要把身上的女性特征都拿掉。”

Flippy说,后来通过网络了解到关于变性的知识,因此下定决心要在30岁之前完成变性手术,一来是希望能给家人足够的时间去消化他想变性的决定,二来是为了有足够的时间存钱进行手术。

“我目前已经完成了胸部切除手术,同时也有定时注射男性荷尔蒙,对于目前的身体状况,我感觉到非常舒服。所以我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眼光,也不会刻意向别人解释。”

他透露,注射男性荷尔蒙会为身体带来很多变化,例如长胡子、皮肤变粗糙、声音变沉、情绪起伏,甚至还会连带提高健康风险,因此他必须额外用心照顾健康起居,同时也要定时验血,确保身体保持健康状态。

最早发现的其实是Kakak

阿哲潜水受伤 面镜挤压双眼布满血丝

(吉隆坡讯)大马男子组合东于哲成员陈泽耀(阿哲)热爱户外运动,尤其是漂移赛事、爬山和潜水,他于23日上传双眼充血的照片,让人吓了一跳,他透露是潜水时“面镜挤压伤”,导致双眼布满血丝。 由于新冠肺炎(2019冠状病毒疾病),艺人们响应政策居家隔离,不过也常开直播与粉丝互动,但阿哲就许久没做直播。他在社交平台上配图写道:“纸是包不住火的”,接着透露早前去考自由潜水试的时候,弄伤了双眼。看全文马上注册 中国报VIP会员专属区 延伸阅读请登入/注册成为会员会员登入/注册 阿哲考自由潜水时受伤。(图/IG) “虽然老师已经再三强调说面镜带得舒服,不要太紧就可以了,不然会受伤,但是我这固执又爱爱冒险的心态就一直觉得自己的面镜会进水,所以把面镜拉到很紧很紧,加上因为还不熟悉耳压平衡的方式,手完全没有离开过镜面,最后造成了面镜挤压伤。” 他表示是个人疏忽导致,与指导的老师无关

Flippy说,他的家庭是属于比较传统保守型的,所以当母亲发现他的举止偏向男性化时,完全没有办法接受,对他大发雷霆,甚至还会“监视”他是否有穿内衣。

“最早发现的应该是我的哥哥,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我,就是默默支持的那一种,后来我姐姐发现后就跑来问我,我也很坦白地告诉姐姐我的想法。然后有一次,姐姐在家人面前不小心把这件事情说出来,当时我妈妈听到后直接发很大的脾气,她完全没有办法接受。”

我红因为我“不男不女” 现在的身体“我很舒服”  我很 身体 舒服 第2张

Flippy补充,后来妈妈就开始注意他的一举一动,例如出门时的穿着、把什么衣服交给女佣清洗等等,所以那时候Flippy为了避开妈妈的盘问,都会将内衣放到洗衣篮去。

“妈妈每次都会去偷看洗衣篮里的衣服,所以尽管我不穿内衣,但我还是会把几件内衣放去洗,然后交代女佣把我的束胸衣清洗后,吊挂在不显眼的地方晾干,所以现在想起来,可能最早发现的应该是女佣。”

妈妈担心我被欺负

与其说妈妈不能接受Flippy变性,那更多的是妈妈的担心。

“我去进行切除胸部手术时,并没有告诉家人,因为我知道他们一定会很担心我,所以我是在手术后回家,才让他们知道。妈妈当时就一直碎念说,为什么没有提早通知,让她可以准备食材,为我在手术后进补。她当下并不是生气我去进行手术,而是担心我的身体虚弱。”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Allbet Gaming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